當代人最缺什么?

缺錢。

人人都想一夜暴富,錢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也是萬萬不能的。

這樣刺激的場景,想必每個人做夢都想體驗。

數不完的錢,桌子上是錢,墻上是錢,掀開被子,還是錢……

在這些驚天巨款的背后,往往隱藏著人的私欲和陰謀。

2017年有一部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把這些金錢背后的陰暗面全都揭開了。

單集收視率破8,創下近10年來國產電視劇的收視最高記錄。

然而,電視劇永遠沒有現實精彩。

為了錢,為了一己私欲,這些腐敗分子做出來的事,遠遠超乎你的想象——

紅色通緝

導演:王曉清首播:2019-01-11(中國大陸)集數:5單集片長:56分鐘

央視出品紀錄片,一共五集,豆瓣8.5

講的就是名列紅色通緝令上的那些貪婪之徒的逃亡故事。

從2014年以來,截止到2018年12月,共從12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5000多名,其中百名紅通人員56人,追回贓款100多億元。

紀錄片拍攝團隊遠赴17個國家和地區進行實地拍攝,片中包括國家外交部長等在內的30多位官員出鏡,對追捕逃犯的真實過程進行了描述還原。

2015年,國家向全球公布了100名外逃的重大貪污案件涉案人員,由此展開「天網行動」,對外逃腐敗分子進行抓捕歸案。

在這份百人紅通名單中,涉案金額從幾千萬人民幣到幾億美元不等,逃亡國家多達20余國,其中還不乏偏遠島國、未與中國建交的國家、地區。

非法移民、偷渡、假離婚、申請境外庇護……為了攜款逃亡,他們幾乎用盡了一切看上去萬無一失的方法逃離。

還有人叫囂政府,“我就算死,也要死在美國。”

這位出逃了13年7個月,聲稱要死在美國的頭號通緝犯,叫楊秀珠。

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涉嫌在土地開發、項目推進、建筑面積增加、配套費減免等事項上,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同時涉嫌貪污公款。

在東窗事發后,楊秀珠先后逃亡中國香港、新加坡、法國、荷蘭、意大利、加拿大和美國。

為了在國外生存下去,楊秀珠一人滯留在荷蘭長達11年,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更見不得光。

在此期間,她不斷申請避難,卻由于沒有合法身份,只能被遣返回國。

但就在遣返令下達前夕,楊秀珠在關系人的幫助下從收容所出逃。

楊秀珠用了一本假護照,在別人的安排下,在調取身份護照的時候,將她的照片混入與她相似的老太太的身份中。

就這樣,楊秀珠通過極其復雜的路線來到了美國。

本以為到了美國之后,有錢、有房、有親人,楊秀珠可以結束逃亡的生活。

但在楊秀珠逃到美國之前,中國已經將她的犯罪事實交于美方,要求將她遣返回國。

即將踏上回國飛機的楊秀珠,強烈抵抗,用頭撞墻,妄想用拖延的方式申請避難,以達到留在美國的目的。

等待她的,并非她想象中的張開懷抱,而是孤苦無邊的牢獄之災。

在到達美國40多天之后,楊秀珠便一步都未能離開監獄,即便她試圖用生病做借口爭取保釋,也未能如愿。

最終擊碎她的,是無止盡的孤獨和絕望。

在荷蘭的時候,沒有親人的楊秀珠跑去中餐館打工,只為了能和華人們說上一句家鄉話。

到了美國,她不僅沒有過上夢想的生活,反而被關在監獄中,被病痛折磨,生不如死。

就在時間的流逝中,快要雙目失明的楊秀珠終于想通了,她選擇投案回國,接受法律的制裁。

和楊秀珠一樣,曾經放狠話、叫囂政府的,還有這一位。

閆永明,紅通5號,涉嫌侵占公司資金1.8億。

2001年,閆永明化名劉陽潛逃,先是前往澳大利亞,隨后以虛假身份獲得新西蘭國籍。

曾被報紙報道過的新西蘭百萬富豪閆永明,在從奧克蘭高等法庭出來的時候,春風得意地對執法人員說——

“我打官司,就沒有輸過的時候,都是贏。”

閆永明完美詮釋了,什么叫“得意地太早”。

他以為只要有充分證據證明自己是新西蘭合法公民,就可逃脫中國法律的制裁。

但他萬萬沒想到,中國與新西蘭兩國達成共識,新西蘭警方將以洗錢罪起訴他,并凍結他的全球資產。

曾經那個在82分鐘內輸掉800萬新幣、擁有一整層豪華公寓的百萬富豪,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只能領補助金的窮光蛋。

閆永明每個月的生活來源,就只有新西蘭警方提供的一部分生活費,這樣的落差極大地打擊了閆永明。

為了極大程度的止損,閆永明動起了壞腦筋。

他要求與中方面談,希望廳外和解,向中方提出可以認罪退贓,但不能回國——

“我把錢拿回去,你要撤銷我的紅通。”

中國警方一口回絕——“只有回去才是唯一的出路。”

經過了三次長時間的面談,面對洗錢罪的成立以及即將到達的談話最后期限,閆永明終于松口,簽下了承諾書。

閆永明不僅要回國接受中國法律的制裁,還要回到新西蘭繼續接受審判。

最終閆永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沒收非法所得人民幣3.29億元。

試圖以在外國的新身份逃避罪責的腐敗分子,在紅通名單中,可不只閆永明一個。

錢增德,紅通93號,江蘇中淮集團原董事長,涉嫌受賄罪。

2006年,錢增德借隨團出訪非洲之機,故意滯留不歸,逃避罪罰,長達9年。

錢增德不僅把妻兒轉移到了非洲, 也在非洲開始進行投資經商,很快就做的風生水起。

他不僅在蘇丹有好幾個房地產項目,還自己買了塊地,建了個農場。

錢增德在肯尼亞開了一家東土賓館,經營住宿、餐飲、賭場業務,沒有人知道他曾是外逃涉案人員,他還公開以成功商人在非洲活動。

但在紅通名單公布之后,錢增德的生意被迫停止,同時也被非洲警方通報抓捕,強制遣返回中國。

被遣返回國的錢增德卻不甘心就此伏法,在肯尼亞機場制造了一出鬧劇。

由于從中國派人來押解耗時太長, 中方請求肯方幫助押解錢增德回國。肯方派出三名警官進行押解,原定在23日晚搭乘內羅畢直飛廣州的航班實施遣返。

然而當肯尼亞警方將錢增德押到機場時,發現已經有人準備好,要妨礙遣返。

錢增德提前打通了關系,安排好了人,試圖在機場“劫人”。

當錢增德看到援兵時,開始大鬧機場,大聲喊叫、掙扎反抗,同時有不少人妨礙遣返。

在不得已之下,警方將錢增德帶進候機室,此時錢增德突然躺倒在地,裝病不起。

由于錢增德的拖延,押解小組沒能趕上原計劃搭乘的航班,經過討論之后決定,迅速將錢增德轉移至埃塞爾比亞,搭乘最早一班飛機到達中國。

最特殊的是,此刻的埃塞爾比亞正面臨著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訪問,重大外事活動舉行期間機場將封鎖,需要押解小組停留將近20個小時。

與此同時,錢增德還試圖腐蝕押解他的肯尼亞警察,讓警察帶他飛到蘇丹去。

肯尼亞警察早就看破了他的伎倆,哄騙他飛機是飛去蘇丹的,讓他耐心等待。

經過了長達20個小時的對峙,錢增德被押解回國,踏上飛機的那一刻,他才終于看清了自己的結局。

這些在中國犯下了重大貪污罪行的罪犯們,往往在逃亡國外的那一瞬間,總以為自己的未來會正如想象那般美好。

但他們真正要面臨的,往往都是孤獨的恐懼和逃亡的奔波。

涉嫌挪用公款罪和貪污罪的孫新,在出逃泰國、柬埔寨之后徹底淪落為吃不飽、穿不暖的打工仔。

他只能在華人工廠里當財務會計,來謀求生存。

在被抓捕之前,孫新的電話驟然停機,無法聯絡。中國警方還以為孫新發現了抓捕的跡象,對此緊張不已。

沒人想到,孫新手機停機只是因為電話太破,老板給扔掉,換了一個新的。

在追捕逃犯的過程中,像孫新這樣的烏龍事件更是發生的不少。

外逃到海島,查無此人的付耀波、張清曌本以為自己的安排已經十分周全,卻未曾想到,自己被發現竟是因為半夜才上線的游戲代練。

不滿足于圣尼國籍的任標,為了逃到美國,被偷渡集團騙錢,一家三口差點命喪異國。

而最搞笑的,當屬外逃加拿大多倫多的褚世林。

原本想借前妻許建紅之手轉移資產,沒想到卻被電信詐騙騙走了1000萬,轉移資產失敗。

這些竄逃海外的腐敗分子們,妄想著一夜暴富之后的逍遙生活。

卻未曾想,法外的生活,卻一點都不逍遙。

豆友@風水寂 評論道——

現實是最好的編劇,冰山一角就足以讓眾人嘖嘖稱奇。

比起電影、電視劇里的情節,這些名列紅色通緝令上一個個鮮活的案例,雖看似平靜,但在貪污背后卻引發了數不盡的分離和悲慘。

一夜暴富的夢想雖好,但我們仍需謹記——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 END >

RECOMMEND|往期精選

第91屆奧斯卡完整獲獎名單,《綠皮書》不負眾望獲得最佳影片!

用時20年,耗資2億美金,動用3萬臺電腦,這部電影值得一看

豆瓣9.2,所有和科幻電影有關的,全在這一部紀錄片里了

完結
人氣:782

人民的名義

8.3(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