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獄》導演鮑比·羅斯帶來全新作品《越域重生》,一看就知道又是部勁爽刺激的犯罪大片,一上來就是幾個美劇里的熟面孔,由《終結者2》的羅伯特·帕特里克領銜反派,劫囚車、殺警察、黑吃黑,剛開場沒幾分鐘就吊足人胃口!

這樣搭上數十人性命救出來的罪犯自然也大有來頭,飾演者竟是《越獄》里的T-Bag羅伯特·克耐普!可他卻并沒有表現出多少逃出生天的興奮,只再三地強調:你們會有報應的。

一句話似乎暗藏玄機,再次引人聯想。此時劇情筆鋒一轉,將場景挪到森林深處某個安靜的小木屋,一對恩愛的中國夫妻正在這里悠閑度假——雖然事先就知道林雨申和朱珠有加盟此片,但乍一看到他們的瞬間還是覺得突兀,似乎和這美國犯罪電影的畫風有點格格不入。

況且2人的角色設定都是普普通通的外科醫生,面對兇狠彪悍的歹徒又能做些什么呢?

殊不知,這正是導演想要凸顯的反差感,整部戲的戲眼全在林雨申飾演的林亮身上。

這個初來乍到,在美國人生地不熟的中國男子,就像我們身邊每一個平凡小人物,突然穿越到美劇的世界里,展開前所未有的冒險之旅。

他從不殺生,卻禁不住好奇,跟著美國好友去打獵,直到眼睜睜看著一頭鹿胸口中箭倒在自己面前,他深受震撼——尤其是身為醫生的他明白,只要不把箭拔出,鹿還是能暫時存活一段時間——

這短短一段等待死亡的時間,比死亡本身更可怕,林亮對這種痛苦感同身受,當我以為如此正義善良的他一定暗藏大招,一會要大展身手把歹徒成功擊敗時,電影卻不按套路出牌:

甚至還沒怎么正式交手呢,林亮就被羅伯特·帕特里克用一把尖刀刺入心臟,妻子也遭到綁架——

這命運竟和那只鹿如出一轍;

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電影沒有讓主角開掛,面對訓練有素的越獄團隊,林亮顯然不是對手。

而導演似乎也已經不滿足于拍一個常規的正邪對抗的動作犯罪電影,竟然大膽地把鏡頭對準了一個瀕臨死亡的人。

當大家都以為林亮會命喪黃泉,他卻憑著豐富的外科醫生知識撐了下來!——只要固定住刀不拔出來,就暫時不會死。

接下來才是正片的開始:整個電影就是看林亮在全程胸口插刀命懸一線的情況下與歹徒斗智斗勇解救妻子。

他的“詐尸”會不會被發現?那把刀會不會不小心被碰到?在這種傷情之下他又如何能“越域重生”?他最后會不會死?

數不清的懸念轟炸著我,目不轉睛盯著熒幕,生怕錯過任何關鍵細節。

然而藏在表面的故事線之下的,是林亮不斷突破內心底線的過程:

自從目睹那只鹿被殺,林亮的人生就開始失控了,到后來被插刀,他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向其中的女歹徒求情,相信她有身為女性的同情心,求情不成眼看要暴露,又果斷反殺——他簡直不相信自己會做出這種事!可再到后來,他已經麻木起來,不會心慈手軟,滿心只有一個信念——救老婆。

在這小木屋里短短兩小時所經歷的,或許就勝過了他幾十年人生的總和。

我忽然明白了電影開頭羅伯特·克耐普說的那句“報應”;越獄團隊和林亮都吞下了各自的因果,走向了計劃之外的命運之路,這中間的變量只有人性。

倘若林亮是個智勇雙全的經典英雄,那這部片還不至于引人深思,妙就妙在他是從一個悲天憫人的醫生經歷一系列的傷害、掙扎、糾結,變成一個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鐵人,“越域重生”不只是肉體上的,更是心靈上的;正義與邪惡的邊界已經不那么明晰了,電影也沒有簡簡單單地重復老生常談的“惡有惡報,善有善報”,而是用寫實的筆觸描繪了一出“人性大賞”,當死亡迫在眉睫,你還能做出和平常一樣的抉擇嗎?

HD
人氣:109

越域重生

5.9(豆瓣)